陳盈初

众生皆苦。

我的西藏,不在几千米的高山上。

未曾经历的,如此失去活着的信念。

四肢无力,对一切都失去控制。

偶然,在一间小杂货店买到来自家乡的鱼露。

依然朝人海喊话,
是为了证明正在面对着内心的卑劣,
向自己和内心的小孩、老人证明,
当然也是鞠躬致歉,
在这倾盆雨夜时,
还是一事无成,沉溺在卑劣之中。

第二次上京,见识了浓得化不开的雾霾,也再次领略到如同裸体般的大风,当然还有只在首都才能看到的一望无际的两会蓝。

去的地方越来越多了,如果能走得更远,也好。

给它起的名字,原来叫《插翅》,

同事有接难飞,难逃,甚至难产,

我戏侃应该接烧烤,插翅烧烤。

这种玩笑话的心底其实是酸楚的。

今天再看,觉得应该叫《振翅》,

岂可真的在原地认输。

这一年的最后时刻,窗外传来烟火绽放的响声。

对新年快乐的祝福,心底荒凉空荡,无力回应。

似乎从未如此丰盈,回想却又毫无印象的一年。

© 陳盈初 | Powered by LOFTER